昨天一日來回台北彰化,幫外公外婆暖壽。
難得一大票人聚在一起,熱鬧非凡!

從最年長的外公妹妹(姑婆)到最幼齒的曾孫,全員大集合!
當然還是有部份沒到齊,不過席開七桌的場面還是很驚人!
我應該至少三分之ㄧ的人叫不出名字、認不出是誰家的人Orz.....
能把大家集合,也只有外公外婆有這種魅力,
真的就像大樹的主幹一樣,撐住這一大家子,
讓我們有最後的依靠。

外公是家裡獨子,又是當時地方望族,
據說以前每天都有人幫外公準備好洗澡水,
而且水裡依規定要放明樊;早晚刷牙漱口也有專人服侍。
以那一代的同儕看來,外公可以說是相當好命的公子!
後來經歷歷史課本上說的三七五減租、耕者有其田以後,
再加上要養一大票子女及投資失敗,漸漸開始辛苦了起來。

小時候對外公印象最深的,是寫了一手好字。
過年前回南部玩都有一項重頭戲:貼春聯。
一群小孩集合幫忙刷醬糊,大人則是爬梯子貼,
印象中總是要貼很久,因為房子很長(地理課本裡面一條龍的那種),
房間很多,每一間房門都要貼;
那時候小,都馬是刷兩下就跑去玩很久,再回來刷兩下意思一下:P
為了這一手好字,
只要外公上台北到我家小住,書法作業我都一定小心的藏好!

外婆是標準的傳統中國女性,媒妁之言和外公共結連理,
嫁給好命的男人卻不見得一樣好命!
照顧這一大家子,用肚臍想都知道一定很辛苦。
我永遠忘不了外婆截肢時(因為糖尿病)泣不成聲的樣子,
老人家一直哭著說:我這輩子是做了什麼壞事,神明要這樣對我?
聽了真是心疼.....
現在患有重度失智,勉強算是另一種形式的幸福吧...

我們一大票人難得相聚,大家狂拍照!
大舅準備了一大疊紅包,我們小輩只要拜壽就領一個,
我笑的可開心了!哈哈哈....
多久沒領過紅包了!哇哈哈哈哈哈哈....
長這麼大,也還是第一次這麼正式的拜壽,多虧大舅精心策劃。

一團熱鬧後,我們一大票台北人馬上又要重回塞車之路,趕回家。
路上大阿姨感傷的說,大家一台車一台車離開的時候外公有些激動。
晚上家裡馬上又會變得很冷清吧!
有時候想,如果是我這麼接近生命終點,不曉得會是什麼樣的心情?
子女一個個成家離去;找朋友敘舊也不太容易;
即便身體沒有多大的狀況,健康仍會慢慢走下坡,許多事力不從心......
算是高壽的代價嗎???
難怪阿姨繼續接著說:還是像媽這樣什麼都不知道最好命。

【番外】
→雖然台北彰化距離這麼遙遠,我們小人的一舉一動還是逃不出外公手掌心!
   誰還沒嫁、誰還沒娶、誰沒工作、誰不孝順......
   他老人家通通都一清二楚!所以我要加油!
→可惜外公不愛外婆,連出現在同一張照片都不願意@.@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sabelle 的頭像
isabelle

琦誌

is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