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光飛逝,今年不曉得有沒有空再去拍荷花?
去年巧遇的技術指導ㄅㄟ ㄅㄟ,不曉得是不是繼續在池邊發照片?


今年負責的兩個情障生,在下學期一直出現很激烈的狀況!
讓我的下學期過的好充實,也很刺激!
很感謝同事的協助和體諒,讓我這大肚婆可以有驚無險的過完這學期。
只是問題都不算解決,留著爛攤子離開,遺憾......


A生,今年五年級。
從三年級就開始接這個學生了,可是我一直進不到他的心裡>"<
中年級的導師很厲害,總是能自己處理這孩子情緒來的暴力衝動。
五年級的導師也很厲害,只是課業壓力重了"許多許多",讓這孩子受不了了!
再加上原本就不是很正常的家庭,又有些重大的變化,
使這孩子不停的"爆發",也使其他的同學處在恐懼中......
導師知道我懷孕後,就不再隨時請我處理,轉而請訓導處協助,
幸好這孩子本性不壞,就是生活壓力太大需要發泄,訓導處的老師用吼的就有效了。
但高壓處理畢竟不是長久之計,我轉而請輔導老師協助,
透過每一週的談話,我們才知道這孩子每天都生活在嚴重恐懼中!
自從媽媽搬離開家後,每天要觀察爸爸今天是不是有喝醉......
雖然很想轉學和媽媽一起離開這個地方,但總怕爸爸來追殺!
期末和媽媽好好的談了好久,建議孩子還是跟著媽媽對未來會比較好,
但媽媽似乎有難言之隱,不曉得暑假過完後會是甚麼狀況。


他的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:
我以後死也不要讓我的小孩念金牌國小!


這五年來,學校給他的,竟沒有一點值得留戀!


B生,今年一年級。
入小學前鑑定為疑似情緒行為障礙,所以小一就接受資源班服務。
上學期除了剛開學有一點適應困難外,一切還OK,
今年五月開始,情緒來時會有暴力舉動,
從大吼、撕考卷 、丟課本到翻桌、丟椅子、揍人,甚至是失控的打自己的頭!
導師是我的好前輩,一樣不敢麻煩我這大肚婆,
有幾次甚至為了抓住這衝動的孩子,自己掛了彩!
從五月至今,訓導處、輔導室、同學年的男老師,經常需要來制伏這"一年級"的小男生。
最嚴重時,一天爆發的頻率大概四、五次!
同樣的,其他同學都怕這學生,也不幸的就有同學被他丟的東西打傷了!
這種狀況久了,行政都累了,開始讓我們有推事的感覺!
我和導師都有孤軍奮戰的感覺~>"<~
家長對自己孩子的狀況也很苦惱,只好依老師的要求,暫辭工作天天來陪讀。
整個處理過程,參雜了很多混亂的因子,
造成行政、輔導老師、導師、家長和我之間,一直有複雜難解的糾葛!
已經不單單只是處理學生的問題了!


結業式當天家長含著眼淚對我說:
老師,我們要轉學了! 
這段時間給老師和學校增加了很多麻煩,不好意思。
我想換到小一點的學校對B生比較好。 


媽媽一定知道,轉學不會比較好,只是她已經不堪這壓力了吧!
我這完全使不上力的資源班老師,對導師和家長真是有萬分的抱歉!
至於其他的點點點就如人飲水,各自解讀了......

 

那日到國語實小辦離職手續,順道到對面的植物園走走,
看到滿池盛開的荷花才驚覺:又一年了啊~~
這一年還是一樣精彩!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sabelle 的頭像
isabelle

琦誌

is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