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中午又跑去訓導處打牙祭的時候,
跟另一個同樣是今年的新進教師,邊喝豬血湯邊聊天....

其實考進學校之前我就注意過這個人了!
因為他女朋友也想考進來,我們是敵人:P
後來在新進教師研習的自我介紹中,
我也特別注意到他是東師畢業的,只不過是討人厭的師資班...
還好他現在還不是很顧人怨
在台北要遇到同是東師人其實不是很容易,
所以我們在美食中不知不覺開心的聊了起來,
從討厭的老師聊起,哈哈哈...
那廖杯杯當然就是首選啦!哈...
(虧他那麼看的起我,我還一直在他背後說壞話>"<)

後來不知不覺聊到他的室友
嘿...剛好就是那個只剩一張合照的人
讓我突然愣住了!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巧的事!
言談中他們好像是交情很好的室友
不知道那個人跟他說過多少過去的事,
那新老師知道我認識他,有共同的朋友,好像聊得更高興了
哈...我自己卻是尷尬的要命....
很擔心自己忍不住又說了人家以前的壞話
不知道那個人知道,
他往日的室友現在是我的同事後,會有什麼反應...
哈哈哈...可能會很擔心我說他很多壞話吧!

那是過了很久的事了....
只是每次想到還是會很不舒服,好像被制約了>"<
現在應該是氣自己比較多
氣自己當初怎麼會這麼不長眼睛
氣自己怎麼會那麼不理性、不顧一切
氣自己怎麼到現在還會生氣....
哈...是不是魔羯都這麼死心眼?
如果不幸在台北街頭相遇,應該還是陌生人吧:P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sabelle 的頭像
isabelle

琦誌

is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